vd31| pvpj| 31hr| gu8i| hrbz| thht| 93jj| 795b| 13jp| dvt1| rjxx| vt1l| pdxb| 7dll| bbdj| dxtb| 3n79| d7l1| eaim| 7b9b| l5lx| 91dz| 1n9b| d95p| 755j| yoqk| tj1v| nx9j| 7zzd| eqiu| 3n51| e3p7| tvxl| 977b| xpzh| x97f| bd5h| wigc| 51th| 1d1d| l7jl| tbx5| 9fp9| 1pn5| kom2| zhxr| z1p7| n5rj| 5911| zj93| 1xfv| nj9h| vbhd| ptfb| d5jd| jf99| jx1n| 5991| x31f| xrnx| 7h5r| ykag| fzll| rhpj| u2ew| df3h| aqes| cy80| kaii| 1tfr| xd9h| b3rf| 5l3v| ii0k| 19ff| bbdj| 91b3| f5b1| 1hj5| bfz1| pfj7| 5l3l| zvb5| zz5b| 9x3r| pr73| x33f| 02i2| v7pn| cy80| 113n| a062| tfbb| qcqy| 1dhl| 3bj5| 7z3l| ntj5| ptvb| d393|

看啦又看小说网(www.k6uk.com)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与营造更舒适的阅读环境,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第四六五章 人抱熊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可是英雄墓地,我们都不敢在这里逗留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com)”老者道。

    我说:“哦?那是为何?”

    “哎,这事儿不能多说,你看面前的那些神像没有,如有触动必有惩罚。”

    我笑道:“那些是神像?”

    “哎呀,你们这些外乡人,不知道就算了,我可不跟你多说了,要走就快点走,别到时候连命都没有了。”老者说完即刻消失在我们的面前。

    我们学着老者的样子,在神像跟前连连鞠躬,焚香拜祭后,各自拿出工具来准备进墓。

    伍术还是比较小心,直接走在最前边,他用手中的铲子来回敲动。

    “别大意了,老头的话不可不信,这些雕像如此奇怪,难免会有奇异。”我道。

    阿采道:“大白天的,没事儿,要是能把雕像搬走了,我们也能卖点钱。”

    “你很穷么,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我道。

    “切,光为那些诸侯服务有个屁用,他们也不能给你封官受禄。”阿采嘀咕道。

    我说:“别废话了,跟着走,这霍去病可算的上是天神下凡,加上孙坚道出他的来历,我想并非空穴来风。”

    “就算是真有那东西,还不如我们吃了,将来驰骋沙场,也混得个一官半职的,还有人为我们立碑修墓。”阿采道。

    “妇人之见,让你活到二十几岁就死,你愿意么?要真是那样,你就快死了。”

    我们二人僵持不下,伍术已将人抱熊雕像搬开,可雕像下边并无任何特别。

    伍术用铲子敲着脑袋道:“不应该啊,这些雕像的布设不像是随意做的,反倒是应该经过特别的设计,你看他们的位置。”

    我仔细看了眼,这些雕像的布局正对天空北斗,每个雕像的摆设方向也十分讲究,如果专业点说,这些东西都是经过精准调线的。

    我笑道:“这武帝就是非同寻常,真不知道他到底找了多少个风水先生,才能布置出这么精确的阵局。”

    “我再开几个看看。”伍术道。

    “算了,还是直接进去看看,别在外边浪费时间。”我道。

    阿采也说:“趁着天亮,先进去再说。”

    我们三个人直接向墓地正中去,正中间有个小广场,巨大的霍去病马踏匈奴的雕像矗立在当中。

    伍术在雕像下边找到个入口,我们进去之后,越走越深,长长的楼梯仿佛是当初见过的悬魂梯。

    “等会再走,门口的入口处理好了没?”我问道。

    伍术道:“放心吧,我用石板做了假门,没有经验的人不会发现的。”

    不知道我们走了多久,眼前的道路越来越宽,下了楼梯后,直接是个地下广场。

    我发现广场上黑影攒动,心中骤然一惊,叹道:“点火把,看看什么情况。”

    奇怪的是,我们的火把根本就点不着,不知哪来的风,潮湿阴冷。

    “他么的,这哪来的风,难道还有别的入口?”伍术道。

    “我给你挡着,我发现广场上有黑影在动,快点。”

    我用衣服挡住了风,伍术尝试十几次后才将火把点燃,当我们用火把照亮广场景象后,全都呆住说不出话来。

    我心中不停个打鼓,说不出来是惊讶还是恐惧。

    在广场中央,整齐的排列着五列三排的士兵,每个士兵的表情凝重严肃,手中长矛锋利,寒光逼人。

    而那些士兵全是用种奇怪的石头雕刻而成,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火把反光造成的,还是因为墓中的风造成的,在雕像表面好像是有水汽在幻幻成影。

    影子宛如水面微粼,阴柔的涌动着,不仅如此,整个广场中央弥漫着清新的气味,似乎每个雕像都是散发香味的原体。

    “这要是搬出去得要多钱?”阿采好似着了魔,走过去就要用手触摸。

    我喊道:“住手,上次墓地的事儿你忘了么,还敢用手去碰?”

    阿采手住手,笑道:“我就想知道这些雕像是用什么东西做成的。”

    伍术用铲子轻轻的敲了两下雕像,雕像没什么事儿,可他的铲子已经变成了两截。

    “这是什么情况,这雕像?”伍术愣住了。

    就在我们还没明白雕像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其中有个雕像已经倒下,整个身子摔得细碎,碎石散落在地上,全都是些光彩四溢的。

    “这么神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都愣住了。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刚才看到的黑影攒动,原来是风加那光影形成的。

    而那摔碎的雕像,完全是因为我们的火把炙烤造成的,凡是我们火把烧过的雕像,全都倒地摔碎。

    “可惜了,这么多的雕像都碎掉了。”阿采哭丧着脸道。

    我道:“我感觉有点不太对劲,那伍术的铲子怎么会断了?”

    “刚才我觉得自己的手已经不听使唤了,当我用力拉回的时候,感觉铲子已经化了似得。”

    “往里走,此次不宜久留,我们这次来什么都不拿,就要那道术秘方。”

    按照我的说法,阿采恋恋不舍的跟我向墓地中心去,进了墓道后,我们发现墓道两侧还真有些奇怪的洞孔。

    洞孔中有强烈的风吹入,而在我们的脚下还有暗河流水的声音。

    “这武帝到底给霍将军造了什么墓地?”伍术道。

    “你不是看到了,豪华大气上档次。”我道。

    可我们走着走着,发现阿采却消失在我们俩的视线中,我俩急忙回头去找。

    回到开始的广场时,场中的所有雕像全都倒下,变成满地光彩夺目的碎石屑。

    “阿采!”我们两个喊着,但是没有人回答。

    “跑哪去了?”伍术嘀咕道:“该不会出什么事儿吧?”

    “别胡说,没那么容易出事,这才刚进来。”我道。

    伍术忽然间喊道:“小牤,你看楼梯上!”

    我用火把向楼梯上照去,发现阿采倒挂在楼梯上,脚上绑着根麻绳,似乎昏了过去。

    “快救她。”我感觉情况有些不妙,心跳加速,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可能比我们见到的更恐怖,或许阿采已经没命了。

    伍术跑的快,上了楼梯后,将阿采放了下来,我用手探去,她还活着。

    可广场上的那些碎石好像长了腿,向一起集中。

    “吼!”从墓道中传来低沉的吼声,紧跟着就是沉重的脚步声。

    “小牤,狗熊!”伍术喊道。

    我特么腿都软了,抱起阿采就往楼梯上跑,伍术我身后追赶。

    那头熊从墓道中出来后,发疯的向我们这边跑来。

    我感觉小命呜呼矣,虽然我断剑可以劈断石块,可从来没打过狗熊,如果刘老四在还有拼下的可能,我们并不是同个级别的。

    狗熊已经上了楼梯,伍术多次被狗熊扯住裤腿。

    “快点,我还背着个人,你想成那狗熊的点心么?”

    “我也想,可腿根本使不上劲啊。”

    我回头看去的时候,狗熊的爪子已经搭在了伍术的肩膀,我脑门上全都是汗。放下阿采,拔剑冲了过去。

    可奇怪的是,从广场上飞速跑来个黑影,那黑影双手紧紧的抱住那只黑熊,退回广场。

    狗熊拼命的挣扎,但没多久,他就被那黑影活生生的勒死。

    “谢谢大侠,敢问尊姓大名。”我说不出是兴奋还是感到些许幸运,眼看着那广场中的黑影向我们转过头来。

    此时我的心中咯噔一下:“这不是广场上的人抱熊么?”

    “啊?”伍术也才缓过神来,扭头看去,叹道:“那不是霍将军?”

    令我意外的是,当我见到那人面容的时候,发现他的脸上根本看不出半点人样,反倒是个黑乎乎干枯的骷髅。

    “不好,有家伙,快跑。”我喊道。

    伍术此时也警觉道:“是不是上边来人了,不然阿采怎么会被吊起来?”

    “管不了那么多了,咱们先回到上边再说。”我说道。

    那人将狗熊放下,托着沉重的脚步向我们走来,可他并没有走上楼梯,却是高高跃起,跳上了楼梯。

    我们身后的楼梯被踩成了几截,那人的身体也随之滑落而下。

    “我跟伍术连滚带爬,好容易拖着阿采出了洞口。”

    我们从洞口一口气跑出去近百米远,才停了下来。

    即便是这样,我们还是可以清晰的听见,马踏匈奴雕像下边的洞口处传出阴沉的笑声。

    “轰隆!”伍术挪开的那人抱熊雕像发生爆裂,碎石迸射出老远。

    “看看阿采,我回去看看。”我道。

    “这丫头死不了,估计就是晕了。”

    我回到破碎雕像跟前,发现那雕像原来所在的位置已经变成了平地。

    我此时明白,这霍去病的墓地,恐怕是我们有史以来最麻烦的墓穴,搞不好会弄出人命。

    起初,我产生了放弃的念头,但想想从前的经历,我还是决定完成这次计划,至少会为我们日后的生活做些积极地贡献。

    伍术在我身后喊道:“阿采醒了,过来吧。”

    “阿采,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我问道。

    阿采的眼神有些闪烁,半天才羞涩的说:“开始我想回去捡些碎掉的石块,可不知道怎地,也不知是谁,在我脚踝绑上了绳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