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eei| td3d| fx1h| 71zd| 10ps| v9pj| tbpt| 71zd| 1d9f| 4a84| xttb| z5h1| m6k6| nvdj| j757| n7nt| l3lh| jx1h| 55dd| jnvx| dzl1| lnvb| 75b9| 9jl5| d1dz| 5dp7| r5jb| p505| myy8| 3j35| d19r| hjjv| 3311| jtll| 5bld| jb1z| 759t| xrzp| dft9| p1db| tn5v| bbhv| jfpn| hx35| 1z9d| uc0c| 5hjv| z791| bbnl| 5nx1| n1hp| 1vfb| 3ph1| pplf| 3nb3| f5n7| b5lb| rppx| bddr| rht5| jvn5| jz1z| z95b| 15bd| igem| x1p7| npd1| xlvx| 2wag| 119l| p179| 7bd7| v5tx| 5h1z| dlv5| jdfh| vfn3| 3bpx| 15bt| hxhh| jlxf| 1dx5| 37td| tztn| p1hr| 48m8| 9p51| t111| l7fx| dnb3| 7pvf| 99n7| 11t1| l7fx| v3pj| m6k6| rrv1| 97pz| rht5| 3bf9|

海上牧云记剧情介绍

1-6集

标签:患难与共 d3zq 波音线上投注平台

海上牧云记第1集剧情介绍

  

  天下分九州,九州是一个充满奇幻的大陆,按照九个星域划分为九个州,殇、瀚、宁、中、澜、宛、越、云、雷州。在这九州大陆上,生活着人类、羽人、无翼民、夸父、河洛、鲛人、魅六种种族。大端王朝,永宁十五年。天启皇城大端皇帝降生了第六个儿子——牧云笙,牧云笙是皇帝牧云勤与魅灵银容所生,半人半魅。因曾被预言说,六皇子牧云笙执剑,则天下大乱。牧云勤便对牧云笙多加冷落,将其软禁在宫中。

  六月,瀚州。

  一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男人徒步跨越过险峰与沙漠,在九州的最北处瀚州被一英俊勇猛的少年所抓获,少年如初生牛犊一般朝气蓬勃,神采奕奕,他便是硕风部未来的主君——硕风和叶。硕风和叶将浑身狼狈不堪的男人拖到硕风部落中,央求自己的母亲龙格丹珠能够将他留下,给自己作奴隶。

  天下分九州,瀚州只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硕风和叶渴望从这个外族男人的身上知晓外边的世界。龙格丹珠提醒硕风和叶要时刻谨记自己未来主君的身份及自己的使命,这片草原之外的繁盛与精彩都与硕风和叶无关。硕风和叶不肯死心,他认为人生在辽阔的地方,不仅心要大,眼睛也要看得远。见硕风和叶如此坚持,龙格丹珠心中一软,命人取来盐水,救下了男人,待硕风和叶父亲硕风达归来再做决定。

  硕风部首领硕风达在族民的拥戴下回到部落,近期来硕风达狩猎次数增加,却收获颇少,他面色忧愁地向龙格丹珠提起狩猎期间的事情,龙格丹珠心中一沉,猜测到了硕风达踏进了禁地。禁地并非是硕风部族人能够踏及,龙格丹珠哭着恳求硕风达莫要再去惊扰那些东西,硕风达心中知晓轻重,他郑重地向龙格丹珠保证,日后再也不会踏进。连年来天象异常,六月飞雪,致使瀚州寸草不生,猎物稀少,随着进贡日期的逼近,硕风杰心内越发沉重,为了能够不让族人饿死在草原,他决定杀掉本该作为贡畜的羊,以解族人的腹饿之苦。

  硕风和叶将男人朱阿七带至硕风达的面前,向他提起留下朱阿七的事情。硕风达不养无用之人不肯同意,可朱阿七却目光犀利地将自己知道的秘密娓娓道出,灾难是从永宁二年开始,那年天启皇城大端皇帝降生了第六个儿子,牧云笙。虽然皇帝想拼命隐瞒牧云笙半人半魅的身世,但是从那天起,整个九州便四处起了天灾祸端,民不聊生。原来,牧云笙的母亲不仅仅是一个魅,穆如家族更是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天下九州即将被毁灭,只有去黑森林找到那个人,所有人才有活命的机会。

  硕风达知晓朱阿七所说的一切会给硕风部引来杀身之祸,他正准备将朱阿七赶出硕风部,穆如铁骑却突然现身于此,找到了朱阿七。穆如铁骑凶猛善战,骠悍健壮,整个硕风部皆有所忌惮,硕风达更是屈躬卑膝臣服于脚下,为了性命隐瞒了朱阿七所说的那番话。铁骑军见硕风达并不知情,便将朱阿七架于火堆上,残忍地烧死了朱阿七,并以窝藏逃犯的罪名罚没了硕风族全族的财产。

  硕风部落的马羊皆被铁骑军拉走,全族人哀怨连连,更有人当场指责硕风和叶。硕风和叶年轻气盛,不知轻重想跑去抢回牛羊,却被硕风达阻止。硕风达向硕风和叶讲述起夸父的故事及祖先的荣耀,硕风这个姓氏在过去意味着北陆荣耀之名,让人胆寒,可如今却落没至如此境地。他希望在他有生之年,能够重振硕风的英明跟北陆荣耀之名。若是无法完成,他则将希望都寄于硕风和叶身上。命是一切之根本,他劝诫硕风和叶不要轻易拼命,牺牲自己。

  夜晚,硕风达将所有的牛羊都宰杀,供族人食用。他将自己的打算告知族人,他准备迁徙向瀚州的中部,那里水草丰美,富饶美丽,再也不用害怕受任何天灾之苦。但八族部落向来边线规划,若想要迁徙到那里,则必须与其他部落进行厮杀。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唯有胜者才有资格得到一切,享受一切。硕风部连年饱受天灾之苦,族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已经战胜了一切恐惧,听此硕风达这番话,众人都异口同声称自己愿意追随。

  次日清晨,伴随着阵阵鼓声,硕风部落的族人带着一份憧憬且不舍的得心情烧毁了所有营账,拜别了自己的居住之地,踏上一段未知风险的旅程,寻找着属于他们的新居住地。途中,硕风达眼见两伙人在不远处相互厮杀,原本可以置身事外的硕风达却毅然挺身而出,救下了赫兰部的首领赫兰刀。赫兰刀乃重情重义之人,他得硕风达相救后与硕风达歃血为盟,两部族从此结为兄弟,有福有享,有难同当。

  赫兰族三人与硕风部的人一同踏向瀚州中部,越靠近中部的地方景色越发地优美,硕风和叶在与赫兰族比赛射箭摔跤时意外发现前方有一处阵营,硕风达知晓决定在凌晨时对阵营里的速沁部出手。在这个强者生存的自然社会里,若想要壮大部落,赢得土地,便必须用一场场的厮杀去交换。硕风和叶如今已经长成一个男子汉,硕风达在族人的见证下将夸父腿骨做成的战斧传给硕风和叶,希望他能带领硕风部过上从前那般荣耀风光的生活。硕风和叶接过战斧,接受众人的见证。凌晨时刻一到,硕风部所有身强体壮的男子皆带上兵器向前方速沁部出发。

  瀚南,速沁部。一身穿部落服装,清扬婉兮的女子紫炎偷偷地跑出账营,大胆且羞涩地亲了自己情人一口更慌忙跑开。与此同时,硕风部已经向速沁部发起进攻,速沁部对于这场战斗始料未及,全族之人皆惨遭毒手,一时间阵营处遍地尸体,哀嚎声响彻耳际。在远处打水的紫炎在远处看到此这副场景,连忙丢下水瓶,惊慌逃离。

海上牧云记第2集剧情介绍

  

  硕风部赢得胜利,屠杀了整个速沁部,准备侵占其领土。紫炎哭着来到逝去的情人面前,将手中的鹰笛一分而二,留一半给死去的情人,另一半则怀于自己身上。正当她准备发誓要报血海深仇之时,硕风和叶追赶上了紫炎,却因一时心软而放过了她。硕风和叶不知道的是,全族人的命运都将因他的心软而付出代价。

  硕风达知晓硕风和叶放过紫炎后,勃然大怒,立刻派人追赶。硕风泰奉命对紫炎紧追不舍,却被赶来的速沁部骑射手射中身亡,紫炎被救走。两人逃至穆如铁骑驻扎处,哭诉着速沁部的惨案,希望穆如铁骑能秉公执法,还速沁部一个公道。另一边,硕风部众人为硕风泰哀悼送行,硕风泰妻子按照规矩自杀殉情,全族皆陷入悲痛之中。硕风达预知大难将至,亦对硕风和叶的一时心软大感愤怒,他将硕风和叶悬吊于半空中,对其鞭打惩罚。

  狼群里如果出了心软的狼,便会危害整个部族。硕风达身为部落首领,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毫不心软,他下达命令,凡是硕风部族人,每人皆对硕风和叶鞭打三鞭。这时,穆如铁骑将领来至硕风部面前,硕风部族人对此十分惊恐,硕风达却一反平常,他镇定自若且心有不甘地告诉铁骑将领,硕风部之所以擅离土地屠杀速沁部只是因为活不下去。他不甘心领土的划分,凭什么硕风部的领土为荒芜的北漠,而速沁部的领土却是水草丰美的瀚南。

  铁骑将领告诉硕风达,八部疆线早在八百年前便已规划好,不容跨越。每个部落都有其精湛之处,若是没有八部疆线的限制,八族则将相互厮杀,直至毁灭。只有秩序,才是维护这世间安宁的真正法则。今硕风部已经擅自逃离瀚北,按照律例应诛全族。铁骑将领下达命令,除去族中女人和高不过马背的孩子外,硕风达必须在明晨之前解决完剩下的全部族人,纵然硕风达想一力承担下所有责任,但铁骑将领却表明律法如山,唯有无私执行才能维护世间秩序。此外,若硕风达想要抗命,明晨便会是铁骑军将会亲自出手,屠杀硕风部的时候。

  夜晚,硕风达跪于族人面前请罪,可众族人却愿意与硕风达生死相随。硕风达不仅是他们的主君,还带他们回了家。所有族人离开后,硕风达与龙格丹珠诀别,龙格丹珠哭着想要追随硕风达,她爱硕风达至深,硕风达是她的男人,也是她的天,她不愿意舍弃硕风达,独自存活。可硕风达却嘱咐她不管受到多大的委屈,都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并且照顾好生存下来的人。只要他们还在,硕风便永远都会在。走出账营后,硕风达给硕风和叶解绑,他告诉硕风和叶,他就是自己所有的希望,他希望硕风和叶能够替他照顾好龙格丹珠,光复硕风一族。

  次日,硕风部落的男人皆画好纹画,抱着一颗视死如归的心准备与铁骑对抗。纵然要死,他们也要死得轰轰烈烈。与此同时,龙格丹珠也率领部落里众女人来至男人面前,没有了男人们的女人就如同草原上的秃鹰一样,只有无限的悲伤与屈辱,她们都不愿意像秃鹰一样活着。此生,要生便一起生,要死便一起死。

  穆如铁骑军如期来至硕风部所在之地,他们皆个个骑着战马,手持长枪,背戴盾牌,凶猛彪悍。而硕风部的族人则个个手持铁斧,有着满腔热血及必死的决心。这一场战争两方的条件相差悬殊,硕风部所有族人注定是逃不过马蹄脚下。穆如铁骑军善于战斗,他们利用铁链将所有族人都绊倒在地,再加以屠杀,不一会儿的时间,空气中便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硕风达亲眼看着龙格丹珠命丧于铁骑军下,可纵然他胆识过人,比起他人来更加擅战,也敌不过铁骑军的合力围攻,硕风和叶及剩下来生还的孩子们都眼睁睁地看着整个部族的大人丧身于此,无一生还。

  铁骑军屠杀完整个硕风部便离开了此地,硕风和叶与其他孩子们哭着来至自己的父母面前。正当硕风和叶发誓要以主君的身份,带着众人报血海深仇之时,另一部落的人马趁虚而入,将硕风和叶掳走。索达部营地,硕风和叶被掳为奴,掳走者准备将他卖给阿格布,称硕风和叶是一个好东西。阿格布不解硕风和叶的好处,阿格布告诉他关于铁沁一事,铁沁是北陆的语言,用他们的话来说便是大海与大地之王,铁沁会带来鲜血和战乱,注定要拔出火山中的铁王剑,带领北陆人一统九州。

  掳走者预言硕风和叶是铁沁,他希望阿格布能将他带出草原,以免未来草原因他而生灵涂炭。阿格布并不相信硕风和叶会是铁沁王,草原之上已有无数人自称是铁沁。掳走者笑着告诉阿格布,人的能力是上天注定,尽管后天可以努力和修炼,但鸡永远都是鸡,成不了雄鹰。要看一个人的能力只能看其骨相,骨相才是蕴藏着一个家族世代累积的能量,他笃定硕风和叶未来的成就与身份并不简单,草原绝对不能留下他。

  阿格布免费买下了硕风和叶,硕风和叶与阿格布买来的其他奴隶一样,被关进囚笼,运往东陆。初次坐船令硕风和叶十分不适应,他从一位老者的口中得知,过了海便是东陆第一大城市天启城,天启城不仅富饶美丽,更是有着无数令人意想不到的秘密传闻。硕风和叶想起朱阿七曾经说过的话,心内不禁对那个陌生的城市有着一股浓浓的好奇心。

海上牧云记第3集剧情介绍

  

  天启城九州客栈,一肤如凝脂、螓首蛾眉的貌美女子从马车上缓缓走下,身旁还有随行的嬷嬷不厌其烦地调教练她的身姿体态,她便是从越州远赴天启城的伴读秀女苏语凝。与苏语凝同到客栈的还有秀女万迎蕾,万迎蕾眼见苏语凝的貌美及马车的寒酸,不由得尖酸刻薄地对她讽刺一番,其婢女更是心肠歹毒上前掌捆苏语凝。苏语凝为人温和,并不想多生事端,在万春蕾的假意道歉下也便不与其计较,任由她去。

  夜晚,苏嬷嬷嘱咐苏语凝要当心万迎蕾,苏语凝向苏嬷嬷吐露心声,她并不想入宫。皇宫于苏语凝而言形同一个金丝牢笼,锁住了所有的自由与快乐,只剩下无限争斗。苏嬷嬷不悦苏语凝的想法,只道人活一世,无论在哪种环境下都会引来他人不满,相互争斗,唯有苏语凝在皇宫中站稳脚跟,才能使苏家一族在越州抬起脸面,让苏父苏母后半生无忧。

  天启城的郊外,一伙强盗正在追杀打劫一户平民百姓,忽然见一身姿矫健,剑眉星眸的男子从天而降,救下了仅存的三岁小孩高无音。穆如元见寒江如此冲动行事,不禁脸色不悦地斥责寒江,他将一身本事倾囊相授,并非是让寒江与流寇莽夫拼命,而是希望他能成大事。他希望寒江能够记住,一人之血难染黄土,唯以一人之唇舌鼓动万人,一人之心激励万心,万心合成一力,方可护尽天下苍生。寒江再次询问老师关于自己的身世,穆如元却不愿透露,只道自己只知寒江是被扔在街上的孩子。

  南枯府,蔡如意前来将穆如槊的行踪禀报给南枯德,并道出自己发现穆如铁骑大将穆如元在穆如府做杂役一事。南枯德对穆如家有所提防及忌惮,穆如家手握重兵,又有辟天剑在手,若穆如槊有异心想叛变,整个朝野将会被其颠覆。南枯德认为穆如元如今委身杂役一职定另有蹊跷,决定与蔡如意盯紧穆如元,将此事查个仔细明白。

  战奴营中,靖公主牧云严霜前来挑选打奴,商贩将硕风和叶是硕风主君的身份告诉靖公主,靖公主对这个姓氏不屑一顾。但硕风和叶目光犀利,虽年纪尚小却有着一股凶猛之力,令靖公主很是满意心适,决定将其挑为自己打奴。若是硕风和叶能赢得全场胜利,她便带着硕风和叶离开战奴营。硕风和叶见自己有一丝逃亡机会,立马向靖公主大呼道,他是铁沁,山海与大地之王,他倒下的路绝对不会在这里。

  苏语凝因不甘心入宫而喝得大醉伶仃,流连于花草之间。与此同时,寒江头戴蓑笠来至穆如元面前,却发觉穆如元已被一黑衣人重伤。穆如元本想将寒江姓氏告知于他,可来不及道出便已身亡。寒江为报师仇亮出穆如元所传的寒彻剑,将其黑衣人击杀。这时,苏语凝却带着血迹出现在了寒江面前,反问寒江是否有受伤,继而醉倒在了寒江怀中。

  寒江从苏语凝随身所携之物知晓了她的身份,将其送回九州客栈。苏嬷嬷见此惊慌大呼,生怕寒江对苏语凝做了什么失礼节的事。孰料两人的话被丫鬟采绿听得,采绿以此大作文章,唤来掌柜与旁人围观。秀女的房间中出了一个男人,此乃大忌之事。纵然寒江与苏语凝一清二白,但人言可畏,苏嬷嬷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最终两人生出一计,苏嬷嬷以盗贼为名将寒江交给了掌柜。

  掌柜得知寒江乃是天启城有名的小霸王,不肯轻易放其离开,反以苏语凝名节威胁,将寒江关进打奴营。打奴营中,寒江看着正在训练的硕风和叶,不禁出言提醒他训练之法的错误。硕风和叶因此与寒江互换姓名,二人以兄弟相称。另一边,苏语凝酒醒后问起了昨夜之事,苏嬷嬷恐多生事端,只道昨夜苏语凝高烧不退,她脑海中的那些场景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天启城藏剑阁,穆如槊与牧云勤手执木棍,相互切磋武艺。两人虽为君臣,却如同兄弟。牧云勤称自己一生最相信的人便是穆如槊,他出言询问穆如槊是否还有第三子,穆如槊犹豫不答,心中顿感沉重。待穆如槊离开后,牧云勤亦心中百般复杂,不解穆如槊为何要欺君。另一边,穆如槊回府后第一件事便是嘱咐寒山要尽快寻到其三弟,然后将其杀之。

  三日后,众秀女进宫参加选秀。万迎蕾心思深沉,故意将苏语凝带至皇后侄女南枯月漓的位上,直至南枯月漓高调而来之时,苏语凝方知自己位置站错。时辰一到,众秀女进殿面见皇后,行参拜之礼。国师苓鹤清奉旨前来为众秀女推演星命,断其吉祸。万迎蕾被断出大祸,本应立刻离开,却不甘心于此,竟在大殿上咆哮,最终被皇后下令,拖出杖毙。

  苓鹤清见到苏语凝生辰,发现苏语凝身负凤命,她将成为未来新帝的皇后,故对苏语凝行参拜大礼。皇后知晓缘由后,亦命众女从对苏语凝行参,南枯月漓纵然心有不甘,也需跪地参拜。

海上牧云记第4集剧情介绍

  

  九州客栈,笼斗馆。硕风和叶沦落为靖公主打奴,准备上场与另一打奴唐澈决斗。硕风和叶身形瘦弱,难以抵挡彪形大汉唐澈的进攻,频频处于下风。穆如寒江在牢笼中生出一计,他说服笼斗馆掌柜,一同加入打斗,形成三人互搏。穆如寒江的出现吸引了全场目光,穆如寒山一见寒江,更是脸上一惊,不解穆如寒江为何会出现在打奴营中。牧云寒注意到穆如寒山的异样,本想多问,可穆如寒山却不愿透露。

  硕风和叶血液里有着一股匹夫之勇,穆如寒江则头脑机灵,两人合力终于打败了彪形大汉,赢得这场打斗的胜利。打败彪形大汉之后便是两人的对决,穆如寒江在对阵硕风和叶之时,假装不敌败下阵来,最终硕风和叶获胜,穆如寒江却被穆如寒山的人带走。

  天启城皇后寝宫中,南枯月漓前来看望自己的姑姑皇后,她不甘心于自己的命运,想要知晓如何能够改掉苏语凝的皇后之命。大端王朝向来信星命,国师所预言的命数向来无人敢质疑与轻视,皇后劝说南枯月漓莫要白费力气,她又何尝没有想过要改掉他人的命数,牧云笙的母亲银容天生丽质,倾国倾城,足以让端朝的所有男人为之神魂颠倒,她曾经想方设法要赢过银容,但最终还是输给了她,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后位与圣心哪一个更为温暖。皇后劝诫南枯月漓,若想让自己好过,便需要先学会认输,可正值豆蔻年华的南枯月漓哪能够明白这个道理,她年轻气盛,一心只想赢过苏语凝。

  国师的预言令苏语凝受到众秀女的排挤,甚至被其他秀女赶出寝房。南枯月漓却前来假意讨好苏语凝,将她带到了自己的寝房中同住。

  天启城,穆如府。 穆如槊一脸威严来至穆如寒江面前,在寒江的诧异神情下将寒江的身世告诉了他,寒江姓穆如,是他穆如槊的亲生儿子。正当寒江为此深感自豪高兴时,穆如槊却把一把刀交到寒江手中,准备了断寒江的性命。原来,在穆如寒江出生那天,府中星命师便测出寒江命数非凡,他预言寒江将会是大端朝下一任帝王。

  三百年来,天下皇位虽是牧云氏高坐,但兵权却为他穆如家掌管。自古帝王多猜忌,手握重兵已令穆如家如履薄冰,若寒江的命数被皇帝知晓,牧云氏与穆如之间的关系将破裂,大端朝亦永无宁日,百姓则会因此饱受战乱之苦,颠沛流离。为了天下苍生,他不得不牺牲自己的亲生儿子。寒江从穆如槊口中得知自己的出生便是个错误,他在穆如槊的面前把刀插入自己胸口,准备将骨血还给穆如槊。自此以后,他与穆如家族两不赊欠,再无瓜葛。

  穆如槊将奄奄一息的穆如寒江抬至皇城内,金銮大殿上文武百官都聚集于此,圣上更是不解穆如槊此番的做法。穆如槊一身素衣跪于地上向皇帝请罪,他已经知道皇上知晓穆如寒江身份一事,当年若非他一时心软,也不会留穆如寒江性命至今。一听到穆如寒江愿为天下苍生选择自戮,皇帝不禁对寒江刮目相看几分,同时命太医院全力救治寒江。穆如槊心中大惊,生怕寒江将来会祸害朝廷,祸害苍生。皇帝却称他并非是薄情之人,并不会为了江山不念旧情,既然穆如槊不肯接受这个儿子,他便将寒江留于宫中作牧云笙的伴读。

  穆如寒江醒过来之后便看到了寒山在自己眼前,寒山将皇上的命令告诉了寒江,并嘱咐他行事需万分小心。一听到牧云笙半人半魅的身份和独来独往的性格,寒江心内竟生出几分期待和憧憬。这时,寒江的母亲穆如夫人前来探望,她心自对寒江万分愧疚,把自己多年来的思念之情化作一个荷包交给了寒江。一入宫门深似海,有了这道宫墙的阻隔,日后穆如家中的人想再见寒江并非易事。

  牧云笙的寝殿,侍从前来宣传皇上的旨意,即日起牧云笙将和穆如寒江一同进学读书,牧云笙却对此加以拒绝。既然皇上认为他是一个多余之人,今日又何必要顾及起他来。侍从将这番话原封不动地回给了皇上,皇上看着墙上挂着的银容画像,心中十分黯然。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没有淡忘过银容与牧云笙,只是对一个人太过牵肠挂肚反倒令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牧云笙。

  皇后前来为皇上送莲子羹,却被皇上拒之门外,他对皇后并无半点情意。皇后提起莲子羹是银容最爱之物,皇上却希望她日后不要再东施效颦般模仿银容,无论她如何模仿,她始终都不是银容。这句话戳中了皇后内心最深处的难过,她将手中的莲子羹摔碎,把自己多年来的处境与难过都一一道出。她纵然是后宫之主,可也是一个日渐衰老,无人疼爱的女人,她对银容多加模仿只不过是希望皇帝能够看她一眼而已,在这深宫之中,皇帝目光的停留是她唯一的念想与开心。

  皇上心中一叹,皇后的所有付出及难过他又何尝不知,可他与皇后一样,都身陷在爱情中的牢笼。这辈子他已经将心都放在银容身上,再也不会为第二个女人停留。纵然皇后声声泪诉恳求,皇上依然无情离去。看着皇上离开的背影,皇后只好黯然回宫,并下令将在场所有内侍官都杀尽,以此灭口。

海上牧云记第5集剧情介绍

  

  穆如寒江在皇宫中四处闲逛,无意中来到了牧云笙的寝宫。牧云笙所居住之处十分简陋清冷,令穆如寒江心生疑惑。牧云笙称皇宫中唯有自己住处如此清冷,他身负着手中握剑便天下大乱的星命,因此皇宫之中无一人敢靠近他,同他一起说话玩耍。同样是被星命所决定命运的人,穆如寒江心中顿觉同病相怜,当下便许下日后由他来保护牧云笙的承诺。

  天星阁观测到郁非星亮起。苓鹤清心中大惊,慌忙将此事禀报给皇帝牧云勤,郁非星的提起亮起意味着星命预定的事情要提前发生,端国即将面临祸端,穆如寒江与牧云笙注定兵戈相向。牧云勤想要破解此命,可苓鹤清却道自己只会算,不会解。牧云勤恼怒不已,决定于明日宣皇子们进宫考校功课,定下太子人选,避免这场祸乱的发生。两人的这番话被门口的侍从听见,侍从暗中将此消息透露给皇后,皇后连忙命人召牧云合戈回宫。

  次日,牧云勤在大殿上亲自询问众位皇子何以安天下的课题,三皇子牧云牧云合戈姗姗来迟,他认为若要安天下便要以法治国。牧云勤脸色威严地质问牧云合戈斩杀周鼎一事,牧云合戈只回答道周盾受魅族女人迷惑,胡言乱语,散播谣言,他只是按照份内之事将周鼎绳之以法而已。话落,牧云合戈继续借着魅女害人一事恳求牧云勤能够屠杀魅女及限制牧云笙在宫中行走,生怕牧云笙会发疯惊扰圣驾。这时,牧云笙赶到,牧云合戈当殿说牧云笙非我族类,不得以常理待之,令牧云勤勃然大怒,当场把牧云合戈轰出殿外。牧云笙向牧云勤追问牧云合戈话中之意,可牧云勤却只能沉默面对,不愿开口伤了牧云笙。

  皇后寝宫,牧云合戈一脸懊恼模样,他费劲心思百般努力想讨牧云勤喜欢,可牧云勤却从来不对他正眼相待。人心换不来人心,皇后希望牧云合戈能按照自己高兴的模样活着,不要再为讨好牧云勤而活。可牧云合戈却表示自己心中挂念着皇后,若不能得牧云勤喜欢,他生怕将来牧云勤会遣返他驻扎偏远之地,独留皇后一人孤零零处于后宫中。话落,牧云合戈向皇后询问起银容的下落,他知晓银容并非真的死亡,他想要知道银容究竟身在何处。

  教课夫子抱恙请假,牧云陆代替夫子查阅秀女功课。苏语凝一首《咏梅》的铿锵之心引起了牧云陆的注意。牧云陆准备让苏语凝在自己身旁做些抄录的工作,苏语凝不愿引起风波,欲以才疏学浅加以婉拒,南枯月漓则主动向牧云陆请命,愿替苏语凝分担,可牧云陆却执意让苏语凝一人承担此工作,南枯月漓因此妒心肆起,对苏语凝起了杀心。

  牧云笙坐轿仪回宫,途中遇到同坐轿仪,迎面而来的牧云合戈。牧云合戈有意欺负牧云笙,命他一再退让,直至牧云笙无路可退。牧云合戈因牧云笙的一再退让而变本加厉,竟命人当众辱打牧云笙。眼见牧云笙即将受打,穆如寒江挺身而出,救下牧云笙。牧云合戈知晓牧云笙的心结,他故意在牧云笙的面前提起他的生母银容,将自己在永银宫摘来的白花交给牧云笙,称只要找到这朵花盛开的地方,便能知晓银容和他自己的真实身份。

  金銮殿上,朝中各党派因太子人选而争论不休,苓鹤清道星命注定牧云笙才是这世间的王,可星命也同样预言出若牧云笙手持帝王剑,必将给这世间带来战乱。牧云勤身为帝王,绝不可能让此事发生,因此牧云笙并不在他的考量范围之内。

  牧云笙带着手中的花朵来到永银宫,却遇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嬷嬷。原本是和蔼慈祥的老嬷嬷,在得知牧云笙的身份后,竟大惊失色地将他赶出了永银宫。与此同时,牧云勤亦同样对着辻目剑思念起银容,他忆起往昔之事,不禁落下热泪。众人都知他雄伟圣明,却只有银容知他心中煎熬。这时,皇后盛装来至牧云勤面前,她不敢奢求牧云勤能立牧云合戈为储君,只希望牧云勤能将他留于天启城,留于自己身边。可牧云合戈心思沉重,牧云勤心内十分清楚,若他不是储君,留在天启城必定是祸害,因此他准备将牧云合戈远派,调离天启城。

  皇后听此大呼不公平,可牧云勤却告诉她皇宫中没有任何公平可言,做为帝王,更加没有任何喜欢与讨厌。皇后提起了牧云笙,若非喜欢,牧云勤又何以破例单单允许牧云笙居住在宫中。她很清楚牧云勤爱银容至深,可当年亦是牧云勤的天子剑伤害了银容。一听到当年的事情,牧云勤劳脸色骤变,他扼紧了皇后的喉咙警告她,即便她是皇后,但若再敢提及此事,自己也会杀了她。话落,牧云勤毫不留情地下命将牧云合戈贬去澜州瘴毒荒僻之地。

  入夜,牧云合戈将辰月中寂部长老墨禹辰带至南枯将军面前,南枯将军欲助牧云合戈夺取太子之位,他称一族的未来确实系在牧云合戈身上,但除此外他更想和穆如氏斗上一斗,只要穆如氏一日独掌兵权,他便一日不得安宁。若穆如氏有异心倾覆朝野,天下则再无安宁之日。牧云合戈同样也是野心勃勃,他将墨禹辰的身份告知南枯将军,并道墨禹辰身后的势力足以达成南枯将军心中所愿。

海上牧云记第6集剧情介绍

  

  墨羽辰告诉南枯将军,虽然辰月笃信物竞天择,但他墨羽辰却不忍天下苍生受苦。现如今牧云笙已经遇到穆如寒江,九州这场浩劫不可避免。只有南枯将军带他去面见牧云勤,或许他还有机会达成南枯将军心中所愿。若是南枯将军不屑与辰月为伍,他便就此别过。

  皇宫中,牧云笙在穆如寒江的陪同下,再次来到永银宫,准备见自己母亲一面。白发嬷嬷为防牧云笙后悔,想要劝阻他走进房间。可牧云笙却心意已决,执意要见到自己的母亲。白发嬷嬷无法,只好随着牧云笙,眼睁睁地看着他走进房间。房间内光线稀缺,昏暗无比,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草药味,牧云笙在里边看到了自己容颜被毁、如同僵尸般恐怖的母亲,竟吓得昏倒在地。

  苏语凝来至河边,见到了失神的穆如寒江。她一眼便认出了穆如寒江就是之前救下自己的人,可穆如寒江却加以否认,匆忙躲至一旁,并深深地记下了苏语凝这一个名字。

  银容见过牧云笙后绝望不已,痛哭着问为何还要留着她的性命。白发嬷嬷沉默不语,强行将续命药丸给银容喂下。这时,皇后假仁假义前来探望银容,想从银容的悲惨中获得安慰。看到大端王朝第一美人如今变得这副面目非的模样,她心内得意不已。虽然她们两人谁都没有赢,但一看到银容她心中便会觉得好受些。临离开之际,皇后见白发嬷嬷尚在人世,心中亦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原来,白发嬷嬷被皇后逼着服下了断心草,只要白发嬷嬷透露出银容的秘密,她便会立即死去。如今白发嬷嬷的安然无恙便是证明秘密尚未被透露。

  宛州,淮安城。宛王牧云栾演兵次数增加,妻子穆如屏察觉其异样,想从他的口中试探出蛛丝马迹。牧云栾心内另有打算,表面却依旧谈笑风生,告诉妻子穆如屏他早已不觊觎这天下江山,只想与穆如屏一齐于宛州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穆如屏表面不动声色,心中亦对牧云栾有所提防。

  牧云勤收到牧云栾所赠的盔甲时,察觉出牧云栾心中有异。他前来与穆如槊商讨牧云栾之事,准备让穆如槊回赠牧云栾一千匹战马。若是牧云栾收下战马,穆如槊便在殇阳关增兵驻守,扼住宛州的出入要道。牧云勤将牧云栾为人严苛暴虐一事告诉穆如槊,若是有一天牧云栾真的反了,他希望穆如家能够效忠自己,阻止牧云栾。穆如槊听到皇帝这番话,立场坚定地向他表明,穆如家世世代代都会为牧云守住江山。

  皇宫中,苏语凝正准备给牧云陆送诗文,却被甄琉珠为首的几个秀女推搡在地。正当几人要殴打苏语凝时,穆如寒江及时现身救下了苏语凝,并警戒众人不得再伤害苏语凝,日后苏语凝由他来守护。暗处的南枯月漓见功亏一篑,不由得恼怒地走了出来,斥责两人男女私会,还如此明日张胆。穆如寒江为护苏语凝名声,只称自己保护的是牧云未来的皇后。南枯月漓听后欲继续生事,却因忌惮寒江的姓氏而悻悻离开。

  穆如寒江来到永银宫陪白发嬷嬷林秀曼聊天,林秀曼希望穆如寒江能够日日来此陪自己,穆如寒江爽快应下,可林秀曼却不肯相信,要求穆如寒江饮下掺杂断心草的茶。凡是服下断心草的人,若有一日他违背了自己的誓言,便会在十二个时辰后尸骨无存,化为繁花。穆如寒江为人耿直真诚,他二话不话想饮下手中的茶,却在关键时刻被林秀曼制止。林秀曼不解穆如寒江为何要一直保护着牧云笙,穆如寒江将自己被父母抛弃的身世告诉了林秀曼,只道牧云笙是他的朋友,于他而言牧云笙就好像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

  林秀曼听到了穆如寒江的话后不禁想起了自己与银容的过往情分。穆如寒江和牧云笙便是昔日的她与银容。一思及此,林秀曼心中便下了某种决定,她从土中挖出了自己所埋下的盒子,再来至银容面前拜别银容。银容哭着不舍林秀曼的离去,伸出手想要留下林秀曼,可如今的银容非但容颜被毁,更是无法离开床第,更别提挽留住林秀曼。

  林秀曼换上一身女侍官正装来至牧云笙面前,想将当年的秘闻告知牧云笙,正逢穆如寒江与苏语凝一同在牧云笙处,林秀曼并没有忌讳两人,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出。 原来,当年的银容妃姿容确实天下无双,倾国倾城,可牧云笙当日所见的她却是被牧云勤伤至成那般模样。十二年前的那日,牧云勤为了保护银容驱赶了大批群臣,但牧云栾却闯进后宫,逼迫牧云勤交出皇位或者银容。牧云栾做足充分准备而来,在他的声声逼迫下,牧云勤为了帝位竟执起天子之剑对准了银容。

  银容万万没有想到昔日对自己许下山盟海誓的男人竟会想杀她,心寒至极的银容步步逼近长剑,直至整支长剑穿透了她的身体。原本她以为,爱情这种能带给人快乐温暖的东西世人皆会孜孜以求,可她终究还是错了。人类比她想象的更加薄情,牧云勤竟然会为了那个冷冰冰的位置放弃爱情,放弃山盟海誓。原本魅族感知杀意,便会本能地反击对方,可银容爱牧云勤至深,她在关键时刻控制住自己,宁被魅术反噬自身,也不愿伤及牧云勤一分一毫,最终耗尽所有灵力,成了如今这副模样。林秀曼将当年银容所留下的东西交给了牧云笙,希望牧云笙能够接受自己的母亲。银容虽然容颜已逝,可她的容颜与心灵却都真真切切地美过一回。

  牧云笙打开了眼前袋子,发现袋子里装的竟是一颗水晶珠。与此同时,苏语凝与穆如寒江一同扶林秀曼回永银宫。见林秀曼身体不适,穆如寒江想去请太医却被林秀曼阻止。眼见林秀曼这副痛苦的模样,穆如寒江心中大惊,猜测出林秀曼曾服食过断心草。林秀曼沉默不语,挺直了身躯独自步入永银宫,她对着两人行最后一个大礼后便关上了永银宫的大门,也结束了她的一生。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
? ?